犖笢| 皊凅| 濮阨蔬| り蟀| 礎歲| 噪晚| 隅倓| 敆泬| 牳ひ| 腦漆| 踢捶| 佼す| 鰍凰| 僚橇| 桲模賜| 虞鰍| 陔匙嫌誥衵よ| 趵控| | 蘆薯湛俓| | 陓皊| 瑕瑕鄴| 腦隋| 坒囧| 隅倓| 攪坒| 濬拫ょ| 挀笣| 還谹| 憚忑| 趙肅| 鱖笣| 劓瓮| 肣嘆| | 糧刓| 挕吨| 韓鰍| 酴緡| 盻抾瓮| 檄瓮| 腦僚| 崨糧杻よ| 盷栠| 歭憡| 詢戛虛| 籵漆| 豯謜| 淜假| | 幛喀| 湮④| 潠栠| 裔笣| 燴攽| 睿泬| 蹕蔬| ц瓮| 創肅庈| 陔匙嫌誥酘よ| 惘憐| 詢眧| 赽酗| 拻硌刓| 崨黨| 挕す| 蘋迕| 闔裔枑| 欷④| 標蔬| 塢恲親逜赻笥よ| 踢笣| 腦刓| 還狦庈| 陝嶺嫌| 遵菟| 蜚笣| 拫妦| 蹕す| 呦趙| 恅假| 梃瓮| 磁阨| 啞澗戽| 滇瓮| 蜓佼| す糧| 桼挕| чひ| 蚽檢| 扠崨| 轔譴| 梅捶| 桲模諳| 僚刓| 陲璨| 竅庌| 獐笣| 嫘譴| 踢坢| | 蔬刓| 葷侂| 栠陓| 偽刓| 挔蔬| 褸傑| 剺蔬| 匙輿酘よ| ь碩藷| 栨笢| 粹屙| 栠昹| 儥肅| 假腦| 昹嘐| | ч韓| 憍蔬| 拻怢| 怮嗷| 鍬瓮| ч捶| 堁鰍| | 啞堁| 賽埭| 呤挔| 褪嫌ц衵秫ヶよ| り蟀| 拻怢| 陎赽| 韓蔬| 賽譴| 呦煉碩| 坒怢| 淏懦よ| 鰍傑| 跡嫌躂| 鰍譴| 韓漆| 囀酴| 懂瘀| 艙氈| 眽踢| 盷煆| 蚗荻| 陳栠庈| 該衼| 笚祫| 踱豐よ| 詢誠| 妀醫| 梅栠| 頗譴| 嘉毼| 啞阨| 鼱赶| 竅庌| 閣瓮| ぱ譴| 濼寥| 旮笣| 黨ヱ| 鰍譴| 奻詢| ⑻侂| 芛迋碩| | 猿傑| 踢笣| 挔惜| 煆栠| 湮泬| 湮坒Э| 埻す| ⑤刓| 翻碩| 昹喻| 酗挕| 埬昹| 勀譴| 輒堈| 碩⑻| 宎倓| 韓蚔| 拸峈| 漆縒| 赶怢| 苠覜| | 勀譴| 梲耒| 蔬湛| 啋覺| 栠侇| 婦芛| 陳栠瓮| 摩假| 奻漆| 犖捶| 淜匙| 怍譴| 檢縐赽| 朓戽| 儅坒刓| 瘀刓| 禍詣| 啞檄| 耋瓮| м笣| 栠侇| 湮坒Э| 滅傑⑹| 膘宎| 啋栠| | 陔蝑| 踱陬| 砓笣| 怮綬| 鰍瓮| | 凝詳刓| 梲蔬| 湮肮⑹| 銢鰍| 笚諳| 靡刓| 樁倓| 沺鍛瓮| 應昹| 盻陲| 蟀堁⑹| 檢縐赽| 嬝韓ぞ| 猿怢| 囀酴| 鞀繒| 毞阨| 芩蘇杻酘よ| 挔笳| 褪嫌ц酘秫笢よ| 虞艙| 鱖笣| 猿飲| 毞踩| 禎梒| 彯刓| 踢朘| 挕吨| 陔蝑| 票嫌踩| 應拶| 匙輿酘よ| 酴坒| 操珧| 憛洈| 陔趙| 挕盺| 謘譴| 蜲捶| 崨黨| 佷峎陬
首頁 > 文匯報 > 文匯論壇 > 正文

反對派「縱暴」志在利用勇武派謀攻區選

2019-10-13

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

在這3個月的反修例暴亂中,反對派一直與「勇武派」合作無間,表面上反對派政客不斷指不贊成違法暴力,不主張採用暴力手段,但實際上反對派政客卻是大力縱容以至配合暴徒的衝擊行動,一眾老中青政客更熱衷走到衝擊最前線,為暴徒打掩護,以議員身份阻撓警員執法,其中如民主黨林卓廷、鄺俊宇、許智腄F「人民力量」陳志全,以及毛孟靜、譚文豪,以至近日議員生涯一場空的區諾軒之流,更與暴徒合作無間,成為暴徒「最佳拍檔」,是名副其實的「縱暴派」。

為什麼反對派政客突然「勇武」起來?天下攘攘皆為利往,反對派覺今是而昨非也不過是為區選考慮而已。反對派眼見「勇武派」奇貨可居,動員力強,而且迷惑到不少青年,於是借這場風波尋求與「勇武派」合作,由反對派負責動員「和理非」支持者,通過發起各種遊行、集會為「勇武派」造勢,讓「勇武派」利用遊行集會作掩護,伺機發動衝擊。之後反對派議員又化身「調解員」出來阻差辦公,縱放暴徒。這一套伎倆在前一段時間反覆上演,直到警方果斷將多名反對派政客拘捕,才令反對派有所收斂。

反對派聯合「勇武派」劍指區選

反對派謀劃與「勇武派」結成聯盟,不但合力煽動這場反修例風暴,更企圖聯合「勇武派」劍指區選。日前被視為戴耀廷「接班人」的區諾軒,就在報章撰文大談反對派議員在這場風暴中的「貢獻」,分析為何「勇武派」要支持反對派參選人謀攻區議會以至立法會選舉。

區諾軒在文中不諱言,反對派可以作為「勇武派」的代表,因為這場運動「難免需要一名群眾相對可信的代表出頭應對,議員正好具備這些條件。」

這些都說明了一個事實:就是反對派在這場風暴中一直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,他們表面不贊成暴力,但所作所為卻是在煽動暴力,縱容暴力,他們早已與「勇武派」結成了「不神聖同盟」,謀禍港、謀區選。區諾軒在文中亦提到:「區議會議席連帶影響新界、港九區議會選委會席位,甚至是立法會功能組別代表,茲事體大,以現在社會民意之強,有志之士若想投身社區,實在應該做好本分,盡力爭取」。而更重要的,是支持反對派選舉工程。

讓「勇武派」做選舉工程爛頭卒

言下之意,就是要「勇武派」在區選中投桃報李,為報答反對派在這場運動對暴徒的支持,他們也應該配合反對派的選舉工程,一方面協助反對派進攻無人願意挑戰的「白區」,為反對派牽制建制派參選人,美其名是盡量爭取議席,實際是做反對派選舉工程的爛頭卒;另一方面要求「勇武派」積極參與反對派參選人的選舉工程,幫他們派傳單、搞選舉、洗樓擺街站,將「勇武派」變成「選舉派」,這就是反對派與「勇武派」結盟的真正目的。

反對派要在區議會選舉翻盤,就需要利用「勇武派」,不但是要吸納其票源,要「勇武派」做他們的助選團,更要通過支持「勇武派」繼續抗爭,為這場風波添薪加柴,以持續到區選之前,從而令區議會變得高度政治化,利用高投票率來彌補反對派在地區工作的「空白」。這是一個謀攻區選的計劃,反對派不惜向「勇武派」示好,向這些平日看不起的「廢青」堆起笑臉,為的就是政治利益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壽玼鏜 す昹 釧景埶扦⑹ 囀蟹嘉馱珛湮悝 啞譙盺 鏍猿瓮 啞髓狺陲 韓誥邐 桲р
鰍綬の 酘娹輿游巹頗 藝裘盺 笢刓媼繚 還蔬淜 衴瓮彆攷彸桄部 踢Э淜 俴僧豪埶 貌猾淜
勀捶 耋迖盺 Я儚砏妀蛂瞼 醫ひ瓮 褸阨碩赽淜 衭祓 餕商淜 昹衾蚽誰耋 夥銆淜 奀假撘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